名人文章
当前位置:上犹文章网 > 名人文章 >
刁大明:全球化的最大受害者其实是美国|思想食



如果不能理解美国政治的运作模式,不能理解美国这个国家的政治生态,不能理解美国是如何分配政治资源和财政资源的,那绝对是对自己不负责任。


大头思想食堂-刁大明老师授课时间

6月11日@北京


刁大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助理。主要研究领域为美国政治、中美关系。著有:《国家的钱袋:美国国会与拨款政治》(独著,2011)《解构国会山:美国国会政治与议员涉华行为》(合著,2013)《美国国会:代议政治与议员行为》(译著,2016),并在《美国研究》《现代国际关系》《外交评论》《国际政治科学》等学术刊物发表论文多篇。2008年、2011年、2014年曾分别在美国蒙大拿大学曼斯菲尔德中心、夏威夷亚太安全中心、俄克拉何马大学美中事务中心任访问学者。


文/纪彭


刁大明是一位长得有点着急的80后。他生在天津,长在天津,从本科到博士的九年都是在南开大学度过的。


博士毕业前,刁大明一直在天津生活学习,“天津人好像挺满足于自己的生活,有一种自嘲或者自娱自乐的精神,对外面的世界兴趣不大”。直到博士毕业,刁大明跟随“美国国会研究”的这个兴趣点,跑到清华大学做博士后,“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专业,我根本不会到北京,或许就找一个学校教书了。”


中学时为了学习英语,刁大明开始大量阅读英文书籍和资料,慢慢地对美国文化有了兴趣,进一步对美国独特的政治制度产生了好奇。于是刁大明开始大量阅读,开始路径依赖,走上了研究美国的“不归路”。




在本科毕业十年的同学聚会上,看着在各行各业小有成就的同事们,昔日的班长刁大明扪心自问,除了搞美国研究还有什么出路、还有什么选择吗?当年文科640分的成绩,什么清华北大,什么金融法律随便选,但刁大明的第一志愿是政治学、第二志愿是世界历史、第三志愿是哲学,按老师的话说是“浪费掉100分”。


虽然搞了美国国会研究这样不接地气的专业,但刁大明的爱好是市井的。“跟普普通通的天津人一样,我喜欢听相声”,说起郭德纲,刁大明并不感冒。“我还是很怀念天津茶馆里的相声,茶馆里的相声有气氛”,然后呵呵一声,露出神秘的微笑,潜台词是——嘿嘿!你们不懂。




刁大明自嘲是一个“无聊”的人,但他的爱好是听相声,让人听着很奇怪。但刁大明还煞有介事的分析:“我和郭德纲都是摩羯座的,郭德纲说自己在台下很无趣、很内向,我有同感”……这就是天津人骨子里的自嘲么?


接着,刁大明继续“自黑”,说自己闲下来时喜欢看家长里短的电视剧,这是一种最放松、最真实的状态。甚至在撰写论文时,刁大明习惯于打开收音机,调到天津的相声频道,听着从小熟悉的传统段子,随之进入一种自然又放松的状态,开始他对美国政治,以及中美关系的学术思考。


或许正是因为他如此“接地气”的爱好,在刁大明开始着手研究“不接地气”的美国政治时,他会选择从人性入手。最早接触美国政治是从读人物传记开始,后来他发现研究政治归根到底就是研究政治中的人读美国政治人物的传记,从中感受美国的政治生态,不仅是一种研究方法,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美国国会研究,实际上最后还是研究那些国会议员。这些国会议员首先是人,比如一个参议员在涉台问题上亲台湾,参加台湾连线,为什么呢?这里有选区因素,也有个人背景,比如有人参加过越战,战斗机迫降台湾,得到了很好的照顾,还交了不少朋友……


美国政治人物的人生就藏在他的简历里,一份简历肯定读不出什么感觉,但是很多政治人物有不止一本的传记,同时海量搜索,再发现很多边边角角的故事,包括媒体的采访,其他人的评价,你就能基本理解这个人物。开始你本着为国家服务的态度研究,但是读来读去,你发现了一个活生生的人。



大头思想食堂特约记者纪彭对话刁大明,从他的视角来分析正在如火如荼进行的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希拉里的白宫路上还有多少障碍?如何正确预测2016年总统大选?如何评价奥巴马八年的政治遗产?“后奥巴马时代”的美国将何去何从?

纪彭对话刁大明


纪彭:放眼美国两百多年的历史发展,2016年大选究竟是一场怎样的选举?


刁大明:从初选的情况看,2016年美国大选投票率是很高的。这说明美国政治似乎走到了一个重要的节点,民众的政治参与度在提升。




之前的二十四年是一个政治稳定阶段。从克林顿到小布什,再到奥巴马,三个总统均获连任,一共是24年,几乎是四分之一世纪。在美国历史上,上次三个总统均获连任的时代还是十九世纪初——1800年到1824年的久远年代。


共和党与民主党的两党结构,已经维持了150年左右。如今是否有可能发生分化,我们还不能轻易下结论。但是,可以分析一下,比如民主党,现在是少数群体的集合——非洲裔、拉美裔,还有知识分子、城市中下层、以及女性、单亲妈妈等群体的集合。


他们有共同利益诉求、共同理念。你在大街上抓一个黑人或女性问他们,八成是支持民主党。共和党是不同理念的集合——重商温和派、宗教保守派,甚至茶党势力,你在大街上看见一个白人男性,猜他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很难!

纪彭:全球化给美国带来哪些恶果?美国遇到了什么大麻烦?


刁大明1980年代以来的全球化,开始时,不论美国人还是其他国家的人,都觉得全球化等于美国化,中国还因此非常紧张。结果是什么?美国人首当其冲,承受了全球化的恶果——贫富差距拉大,移民涌入,社会中下层、蓝领,受到冲击,缺乏“获得感”。




现在虽然失业率下来了,恢复到2007年金融危机前,但就业水平很低。因为产业转移,美国剩下的80%的服务业为中低端服务业,高端的金融和互联网只是很小一部分。


全球化导致的全球产能过剩,以及美国社会的贫富分化,是当下美国政治很难解决的难题。大萧条时代,有罗斯福新政。当时靠基建能解决温饱问题,现在温饱问题不存在了,在相对富足的基础上,老百姓对再分配不满意,希望再公平一些。但是,美国经济又走不出新路,所谓的新产业基本上试了一遍,所谓高端制造业还是纸上谈兵。


除了贫富分化,另一个问题是移民,上一次人口普查,拉美裔(16.3%)超过非洲裔(13.6%)成为美国第二大族群,现在拉美裔已经接近20%,2016年大选,拉美裔注册选民超过三成。这是历史性的数字。保守地说,五十年之后的美国虽然成不了“拉美国家”,但至少也会成为一个“无多数族裔国家”。



纪彭:在中美关系中,我们国家对美外交有什么思路?


刁大明中国的对美外交思路是清晰的——不断地扩大议题,稀释原有中美关系中的问题,用增量对抗存量。2013年以来,习近平主席积极推动气候变化合作、伊朗核问题、朝鲜半岛问题、反恐议题等等,这些极大地提升了中美之间的增量,稀释了台湾问题、中美贸易纠纷等存量问题。


中国整天研究,还有什么议题能让美国参与进来一起玩?从最近三年的效果看,这个策略是有效的,2015年,连美国内政部长都跑到中国谈合作了,要知道美国内政部就是管联邦土地、管国家公园、管野生动物保护的一个机构。这意味着中美正在走向全面合作。合作的点多了,联系紧密了,中美外交的空间、弹性,互相之间的“牌”就多了。




不管是希拉里上台后打“安全牌”和“人权牌”,或者是特朗普上台后搞贸易战,中国都有足够的外交空间能应对,中美之间的合作越多、越紧密,外交弹性就越大,中美之间的“牌”就越多,打的回合就越多,那么打到最后一张牌的可能性就越小,这是大国之间外交的本分。

纪彭:作为普通的一名中国企业家,有什么必要了解美国政治?


刁大明:中美关系走到今天,中国政府也好,民间企业也罢,如果不能理解美国政治的运作模式,不能理解美国这个国家的政治生态,不能理解美国是如何分配政治资源和财政资源的,那绝对是对自己不负责任。



| 刁大明老师写给思想食堂的寄语 |


我们做企业,研读中国的政策,利用政策的空间,拿补贴大家都玩得转。实际上,美国的游戏规则大同小异,你看洛克希德马丁、通用公司、波音公司,哪家不拿财政的钱,哪家不深度影响美国政治,哪家不在国会山有“驻京办”?所以我们今天来到大头思想食堂,一起聊聊美国政治,是多么重要!


纪彭:您在大头思想食堂6月11日的课堂里,会跟学员们分享些什么?


刁大明:我和达巍老师一起来解构2016年美国大选,并全面解读美国政治的今天与未来。上午由我主讲,下午由达老师主讲,我会为大家好好分析一下作为大选整体战略环境的美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以及外交战略具有哪些新发展?领先民主党阵营的希拉里真的如我们所想象的“躺着进白宫”吗?希拉里的白宫路上还有多少障碍?如何评价奥巴马八年的政治遗产?“后奥巴马时代”的美国将何去何从?



听刁大明和达巍解读美国2016年大选

点击下方按键

购买大头思想食堂北京站

6月11日刁大明和达巍专场饭票

购票



食堂守则


1.社群:所有购买“饭票”的食客将组建微信群,大家提前认识、交流;


2.选拔:每人都有机会竞选食客长,食客长将组织大家在课前课后进行线上线下的小组聚会;


3.预热:老师的资料和课程的资料将在群里提前发放,可供大家自主预习;


4.辩论:所有食客都可提供辩论主题,食客长统筹挑选,在课程中与老师辩论,进行思想碰撞。


超级课程表


北京站


上海站



点击下方按钮

即可直接购买六场通票

或任一老师单票

购票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