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文章
当前位置:上犹文章网 > 名人文章 >
选秀来了,周琦去哪儿?

在总决赛落下帷幕之后仅仅4天,就在明天,北京时间24日上午,NBA选秀来了。这就是这个联盟为什么总能如此精彩,因为新血总会如期而至。

在分答,或者在企鹅直播里,我遭遇的最多的问题之一,就是能不能预测周琦的选秀顺位。我很想说,连预测一场比赛的胜败都那么难,而预测选秀顺位,在参选的上百名年轻运动员里去判断一个人的中选顺位,比预测比赛还难100倍。

周琦不是西蒙斯(已经被费城76人通知将成为状元秀),不是英格拉姆,他不是那种你闭着眼都能在前5位入选的运动员。对于美国篮球而言,他来自一个遥远的国度,有着完全不同的文化和语言,他有吸引人的天赋(身高,臂展,灵活性和技术),但也有令人迟疑的软肋(对抗,体质,文化,语言和年龄)。要不要相信他的未来,你有多相信他的未来,是每支手握选秀签的球队都要思考的问题。

在大姚退役5年之后,NBA球队已经从姚明热里冷却了下来。越来越多的球队开始意识到,姚明是中国篮球土壤里出产的不世出的特例,他的天赋,个性,命运,都完全无法复制,在这里选中另一个姚明的几率是零。NBA球队再也不会像多年前那样,碰到一个出色的中国运动员就称他“可能是下一个姚明”。因为他们已经知道,这世界上没有“下一个姚明”。

所谓“中国市场能够帮助周琦入选”的论断,既是中国人美好的想象力,也是在对NBA的运营模式完全不了解的情况下大胆的发言。NBA当然想开拓中国市场,但NBA和联盟里30支球队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每一支球队只需要对自己负责,每一支球队的主教练只从篮球角度思考问题。大卫斯特恩在1984年站在中央电视台东门等着往里送录像带,NBA等待了18年,才等到了能够真正为他们打开中国大门的姚明。因为你只有在球场上体现价值,在市场上才有价值。如果不是这样,NBA不会在过去漫长的5年里找不到中国面孔(我们不需要讨论林书豪算不算中国面孔)。

所以,周琦能够在什么顺位入选呢?他自己也不知道。在参与了几家球队的试训并得到一些好评之后,他并没有获得任何确定的消息。

现在不光周琦自己不知道,对他会产生兴趣的球队也不知道。坦白地说,周琦的情况是那种,会有一些球队对他感兴趣,但如果真用手上位置非常靠前的第一签位选择他,又觉得把握性不够的运动员。手上有多个签位的球队(比如太阳,凯尔特人),考虑用第二或者第三签位去选择他的可能性比较大。在这个时候,顺位就完全不可控了——没有人知道签位排在自己前面的球队会选择谁,轮到自己选时还能够选谁,球队选择的策略随时会调整。

在选秀大会上,每5分钟要公布一个新秀。除了手握状元签的球队之外,其他所有球队都要根据之前球队的选择,在5分钟时间里,迅速在“作战室”里决定他们接下来要选择谁。作战室不一定在纽约现场,也可能在他们自己的城市,老板,总经理,教练,球探,所有人集中在一起,如同战争决策一般,在短时间内对最终选择杀伐决断。

我在我的长篇评书《姚明传》里,讲述过那一幕:1999年的夏天,当时在nike任职,事实上是王治郅参加选秀真正运作者的夏松,在傍晚被突然带进了位于达拉斯团聚球馆(当时使用的老球馆)的作战室,在那之前,没有人给他任何信息和承诺。他打开那扇门,看见当年的小牛老板佩罗特,看见主帅老尼尔森,看见和他私交甚笃的总经理小尼尔森,每个人都冲他微笑。小尼尔森冲过来,抱住夏松的肩膀大喊:“我们选了那孩子!快,给他打电话!”夏松颤抖着拿出手机,拨通正在卡伦湖跟随中国男篮集训的王治郅的电话,对着电话吼:“大郅,你听着啊!”远在千山万水之外的大郅,听到了电话里的声音:副总裁格拉尼克宣布,达拉斯小牛队使用他们的第36顺位,选中了来自中国的王治郅。

泪水,从王治郅的眼眶里冲出来。夏松说,大郅,给你爸妈打个电话告诉他们吧。大郅低低地说,不,他们不会相信的。

那一刻的情绪,风云变幻和难测,乃至于此。

在这样的一个选秀的夜晚,你怎么可能预判周琦的顺位呢?这简直是火箭科技。

我只能说,按照我们对他天赋、技术水平和发展空间的公允判断——而不是站在一个中国人给中国人加油的立场,在这样一个竞争力并非太强的选秀小年,周琦值得一支NBA球队用处于第一轮的签位来为他赌博。他虽然不会成为第二个姚明,但他的风格,就像第二个纽约的波尔金吉斯——NBA就是一台复刻机,当一种策略或方式,一种类型的运动员获得成功之后,就会有大批复刻者来追随。如果周琦能够在第一轮入选,不但意味着他能获得一份至少2年的保障性合同,也意味着他能终止和新疆的合同,在下个赛季就能跻身NBA。这时,才是一个中国评论员的立场——我们真的很想在那里看到他,看到又一个中国小伙儿对NBA的挑战。

但如果,我是说如果,周琦的顺位滑落到了第二轮,他没有保障性合同,也可能在明年才能进入NBA,也请为他鼓掌。这并不是灾难,更谈不上失败。刚才我说过,王治郅是第36顺位,请回想大郅为中国篮球实现了什么;追梦格林是第35顺位,他能背的下来排在他前面的每一个人。选秀只是开始,而不是定位或结束。我们希望周琦有尽量好的开始,但无论如何,只要开始了,这就是一段值得期待的旅程。我期待亚当萧华读出周琦的名字,但如果是格拉尼克来宣读,也不差。

周琦并不在纽约,他跟随中国男篮在欧洲备战奥运会,他也并没有接到邀请,在选秀大会上出现在“小绿屋”里。绿屋,英文叫做green room。虽然叫room,其实没有房子,只是一个区域,联盟判断那些有可能会在前14顺位(所谓乐透区)被选中的那些运动员,会被邀请坐在绿屋里。这说明,按照联盟里那些选秀专家的判断,周琦并不会出现在高顺位里。可谁知道呢?在2002年——大姚被选中状元那一年,我在现场,亲眼看着一个坐在绿屋里的孩子,我忘了他的名字了,但对他的选秀普遍预测是前10,可在选秀那天,他一直等到第30位以后,在第二轮才听到自己的名字。那时候,绿屋只剩下他一个人。直到现在,我都记得他等待时尴尬和绝望的神情,最终被叫到时眼里含着的泪水。

无论如何,我都不希望周琦有这样的尴尬。我期待他听到的都是祝福,无论他的顺位在哪里,无论他的目的地是何方。

即便是密尔沃基,也是bucks,而不是sucks

命运的选择,去哪儿都很好。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