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文章
当前位置:上犹文章网 > 名人文章 >
不要阻止我去死|哲学课堂



前些天看到一篇文章,是一个公益人写的。

文章大致描述了一个几个月大的宝宝,因为一次意外而大面积烧伤,被送往医院治疗之后,父母却在治疗过程中把孩子接回家,放弃继续治疗。文章写得言辞激烈,强烈谴责了这对父母的行径:「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一个孩子?竟然干出杀掉他的事!」

且不论错综复杂的交涉过程,有一个点值得我们思考:面对还没有自主意识的生命,我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来决定TA的生死吗?

人老如幼童,两个极端,却是相似的情况。如果你的父母,或者是爷爷奶奶辈的人,一直是要面子、讲体面的脾性,却在年纪大了之后渐渐意识模糊,甚至生活无法自理。如果TA知道自己老了之后是这副光景,一定不愿意这样度日。那么作为深深了解TA心意的后辈,你是选择按照普通社会的伦理去赡养老人「尽孝道」,还是申请安乐死,帮TA早点结束这样的生活?

这是今天的第一个难题:当你亲近的人神智不清却深陷痛苦时,你会选择保全TA的生命,还是帮TA痛快了结?


《爱》|电影的最后,他亲手闷死了自己挚爱的妻子


再如果,你最亲近的人因为癌症而截肢,并且TA所患的疾病,以目前的医疗水平无法治愈。经过几年的反复,TA每况愈下,最终决定停止治疗。这也就意味着,放弃自己的生命。

这时候,TA是经过了长期的权衡,在清醒的情况下所做出的决定。你会怎么做?

劝他。劝他考虑清楚。

——但如果对方是留学归来,在知名企业担任过很高的职位,论智力,有什么我们能想到、他却没有考虑到的事情吗?

骂他。骂到他惭愧为止。

——但那些口口声声说别人不懂的珍惜生命的人,又把自己的人生过得多精彩呢?

求他。求到他不忍心。

——然后呢?身体的痛苦别人无法分担,就让他独自忍受彻夜的疼痛,还要在所有人面前「坚强地笑对人生」?



鼓励容易,设身处地理解别人难,因为我们不曾切身体会过别人的生活。也是「幸好」,我们不曾体会过。但这不代表我们就能全凭自己的主观,做出一个自以为是为TA好的决定。

反过来,如果你是那个病痛中的人,你会怎么做?又会期待别人如何对你?

如果你在年华正好的时候,因为一次事故而高位截瘫,双手筋挛无法张开,只有头能微微转动,从此生活不能自理。你是选择在家人的照顾下活一辈子,还是大家都省事儿,一死了之?

其实你也没得选,因为你连自杀都要别人帮忙,一帮忙,不就变成谋杀了吗?唯一指望得上的,就是帮你打官司争取安乐死权利的律师,但立法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你是选择躺在床上,从一个年轻小伙变成秃顶大叔,还是委屈家人承担罪名,让自己解脱?

相信你宁可自己委屈一辈子,也不忍心让家人因为「谋杀」而被判死刑吧?幸好律师想了一个办法:出书。让社会了解你有多痛苦,理解你想「有尊严地死去」的心情,促进立法。这样一来,你的生死变成了社会问题。有人鼓励你继续加油,有人谴责你不懂得珍惜生命,你会迫于压力放弃安乐死吗?

这时候,你的生命中出现了一个真心爱你的女人,她愿意照顾你一辈子,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你会改变心意吗?



这就是电影《深海长眠》的主人公所面对的选择。他几十年坚定的求死之心,不禁让我们反思:我们尊重生命,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尊重别人放弃生命的意愿?

本周四(8月4日)晚上8点,还是复旦哲学学院副教授郁喆隽,还是线上微信的语音课程,等你一起来讨论生与死的道德哲学。

之前没报名的同学,如果也想来辩一辩,欢迎来参加我们的第二次课程。


点击图片 参加单次课程



点击图片 长期占座



影的情,正在生。复旦大学哲学堂的一个秀学,魏博士,他所患的病症十分罕致癌症截肢,也就在最近,他自主停止治,开始了生命的倒计时……

他写了一篇文章,《人生若如几回忆》。本来我们打算截取其中一段,让大家真切地体会他在病中的心情和思虑。但当我们犹豫着辗转找到哲学课堂的老师时,得到的回复是:他的意识已经模糊了,没办法操作电脑,非常抱歉。

感到抱歉的是我们。

所以,我们把魏博士的文章放在今天的二条,希望大家能做那个「理解」的人。


封面图片|《深海长眠》

编辑|Hat 主编|寿佳茵

总编|喻潇潇 顾问|王淑琪


推荐阅读

点击下列标题 阅读哲学课堂内容

没有束缚,你将穷凶极恶

如果要代表全人类活下去,你会选哪10个人?

这个世界,你什么都改变不了


-商务联系-

阿牛|13311153963

微信|niuniu-fengmaniu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