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文章
当前位置:上犹文章网 > 健康文章 >
停止夫妻生活,女人的身体会发生惊人的变化!


今晚是平安夜,白晓月特地从英国赶回来,为的就是给她男朋友一个大大的惊喜。电话里,席泽说,等她回来,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她。白晓月期待着,该不会是席泽要和她求婚吧!

十一点半,她掐准了时间带着满满的幸福和甜蜜来到席泽的家门口,精致的包装袋里,有她亲自给席泽织的围巾。小月正打算掏出钥匙,低头一看,发现门是虚掩着的。

心里有些奇怪,她满满推开了门,满地的玫瑰花瓣,烛光晚餐。楼上卧室里传来奇怪的声音,白晓月闻声上楼,还没上去,就听到了一阵女人欢愉的娇吟,一声比一声大。而这声音,对白晓月而言,尤为熟悉。

白晓月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可很快她就否决掉了。这是她的席泽,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呢,谁都可能,可是她的席泽,绝对不会的。

当她走到楼上,看着过道里散落的衣物,西服,领带,短裙,丝袜,蕾丝内衣裤,红色的高跟鞋……

白晓月呼吸一滞,双腿似是灌了铅一样,慢慢挪到了卧室门口,半敞开的房间内,两具身体正彼此交缠着,在床上翻云覆雨,躺在她男朋友身下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好堂姐,白云溪。

“亲爱的,是不是这七年,白晓月都没能满足你啊,你真的太棒了。”

“看来我还不够努力,还能让你想其他的。呵!”

“这就是你要和我说的重要的事,对吗?席泽!”白晓月站在门口,甚至觉得,自己多走进去半步,都觉得恶心。

席泽的身体一顿,突然回头,看见白晓月站在门口,脸上划过一抹惊讶,随后淡定的起床,随便拿了衣服套在身上。

“你就不想解释点什么吗?”此刻,白晓月心中还有那么一丝希望,希望他说,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不是他像这样的。

“解释什么,你不是都看到了吗?我们在一起也七年了,我是个正常的男人,云溪,比你更懂,如何讨男人欢心。”席泽说着,一把将人抱了过来,温柔的吻在了她的脸上。

看着这一幕,白晓月心里如刀割一样难受,连呼吸都是痛的。

就在席泽起身的时候,白晓月一个响亮的巴掌,打在席泽脸上。

“这巴掌,赏你的。”心痛得难受,她抬起头,看着天花板,忍住眼泪,不让它落下来。

她白晓月,怎么会在这对贱人渣男面前哭,这简直是对她的一种侮辱。

席泽冷笑了一声:“闹够了没有,闹够了,就出去。”

白晓月不可置信的看着席泽,他竟然让她出去,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她为他精挑细选的,如今,却变成了他和别人的爱巢。

“泽让你离开,你就赶紧走吧!你根本不是泽喜欢的类型,要胸没胸,跑屁股没屁股的,瘦得跟搓衣板似的,哪能勾起泽的兴趣。”

“呵!要我走是吗?可以……”白晓月目光一冷,突然抬手,朝白云溪的脸上打过去,让她走,岂不是便宜了这个贱人。

她从来都不知道,她的堂姐竟然这么下贱,勾引自己的男朋友,她怎么能忍得下这口气。

“疯够了没有?”白晓月还想甩第二个巴掌,被席泽一把抓住,推到一旁。

白晓月跌坐在地上,看着自己真心付出的男人,此刻却只关心的女人的死活。

白云溪娇滴滴的靠在席泽怀里,双眼泛着水雾,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脸抽泣着。席泽浓眉紧皱,看向白晓月。

“呵呵!”白晓月冷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捡起地上的包装袋:“知道吗?这是我熬夜帮你准备的新年礼物,现在,你不配得到它。就当我白晓月瞎了眼……”

白晓月摸着打火机,将整个包装袋点燃,看着纸袋一点点烧起来,随着消失的,还有她心里的那份爱。

下一刻,她将点燃的包装袋丢在了床上,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去。

身后传来女人惊慌失措的惊呼声和男人愤怒的谩骂声,白晓月不再理会。

今晚的寒风格外冷,吹得她眼睛都流泪了,白晓月笑了笑,擦干自己脸上的泪痕,拉着箱子,从兜里掏出电话。

“在哪,出来陪我喝酒,老地方等你。”白晓月挂掉电话,钻进计程车里。现在,她只想好好的,发泄一下。

灯红酒绿,喧闹不停的空间,白晓月把箱子放到一边,不停给自己灌酒,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了。

这个地方,是她和闺蜜陈佳佳以前常来的地方, 当然,对于她这种落魄千金来说,根本消费不起,一直买单的都是佳佳,她也不许白晓月和她客气。

今晚是平安夜,到处都是喜气洋洋,刚刚过了午夜十二点,狂欢才刚刚开始。看着周围人的笑容,白晓月心里更加难受。

今年的平安夜,还真是令人难忘。

陈佳佳赶过来的时候,白晓月已经喝了很多了。

“小白,这是怎么了?”只有佳佳会这么叫白晓月,开始她不喜欢,总觉得像是一只狗的名字,可后来,渐渐就习惯了。

“呵!佳佳,嗝……你来啦!真好,我告诉你,你猜我刚刚去找席泽,看见了什么吗?我他妈的看见那个王八蛋在睡白云溪,呵呵,我是不是白痴,佳佳你说我是不是天底下最傻最蠢的女人。其实,也没想象中那么难过,就是觉得,自己挺蠢的 ,来,恭喜我,看清了一个渣男,呵呵!”

白晓月扶着佳佳的手,歇斯底里的吼叫着,时而傻笑着,声音很快就被周围的音乐声给吞噬。白晓月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难过,还是在笑。

她只想让自己忘记,忘记这一切。就只是这一个晚上,今晚过后,她还会是原来的白晓月,那个坚强的白晓月。

这世上,没有什么是能把她打垮的,任何事情,都不能。

“傻丫头,这样的渣男,不值得。早看清早好,只要咱们没吃亏,我家小白这么好,肯定能找到更好的,到时候气死白云溪那个绿茶婊。这个女人,从读书的时候就暗地里给你使绊子,下次她别落到我陈佳佳手里,否则,我一定要她好看。”

陈佳佳知道,自从她爸妈出事以后,她这些年背负了太多,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发泄一下也好,只要有她在,就不会让她白晓月,受半点委屈。

白晓月不停的喝,桌子上全部都是空酒瓶。

“晓月,我带你回去。”佳佳看了一桌子的酒瓶,转身叫来服务员结账。白晓月昏昏沉沉的,觉得难受,想上厕所。

一路摸着墙壁,想找洗手间。

这会,白晓月站在卫生间门口,左顾右盼。门上的标志,她看了半天,都是模糊不清的,她晃了晃自己的头,贴在门上认真仔细的看了半天。

“哪边是女厕所来着?男左……女右……那就是……这边。”白晓月比划着,却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转了个方向,她现在指着的,正好相反。

白晓月醉醺醺的,一把讲门推开,走了进去。就在这时,胃里突然一阵翻腾,她也顾不得这么多了,看见有一个东西,连滚带爬凑了过去,使劲吐了起来。

整个卫生间里都传来呕吐的声音,等她吐干净了,侧过脸来一看,这才发现,她这会,正抓着一个人的裤管。

白晓月侧着脑袋向上看过去,只是不经意间的一瞥,她才发现,这世上竟然有如此好看,如此冷的男人。

黑如缎的短发下,是男人如鹰一般犀利冰冷的眼眸,在灯光下越发显得深邃。只需要看他一眼,仿佛就被深深的吸进了一轮巨大的漩涡里。

眉如剑,脸若刀刻,几乎完美的五官,让她挑不出半点瑕疵,旁人看他,视若神临,他却对旁人,视若无睹。

奇怪,明明她已经喝醉了,可是她竟然把这个男人看的这般清晰,又这般如梦如幻。仿佛他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好看的,让人觉得有些不真实。又一身盛气凌人,骤然降临在这充满喧嚣的尘世之中。

醉意朦胧中,白晓月痴痴一笑:“女厕所怎么会有帅的这么没天理的男人。”

花痴!

这是这个男人对她的第一印象……

男人阴沉着一张脸,自己刚准备小解,不想竟然有女人闯进来。

“这位小姐,这里是男厕所。”

追过来的陈佳佳听到声音,猛的转身,便看见自己的好闺蜜跑到男厕所狂吐了,旁边还站着一个这么高冷帅得没天理的男人。

只是,这个男人的眼神太过可怕,阴沉的脸上尽是冰冷的气息,陈佳佳浑身一怔,小跑着过去,很是尴尬的将人扶了起来。

“这位先生,真是抱歉,我朋友她心情不好喝多了,你……没事吧!”陈佳佳说着,不忘在他身上打量了几下。

男人看了白晓月一眼,一个字都没说,阴着一张脸,转身离开。

“什么人嘛!这么冷,跟个冰块似的,没劲。”陈佳佳话音刚落下,白晓月又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男卫生间里,传来女子惊呼的声音:“白晓月,你吐我身上了。”

白晓月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第二天醒过来,只觉得头特别痛,迷迷糊糊记得,自己喝醉了,还遇到了一个特别帅的男人,只可惜,他对自己好像挺凶的。

“你总算醒了。”陈佳佳推门进来,白晓月扶着自己的头,醉酒的感觉还真糟糕,她都快喝断片了,今天是圣诞节了吧!

“让你担心了,佳佳。”

“傻瓜,以后不许这么作践自己了,知道吗?”白晓月扯出一抹笑容,心里有些苦涩。一打开手机,就有电话打进来,白晓月一看是座机打过来的,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晓月,听云溪说,你回来了。既然回来了,晚上回来吃饭,女孩子家,不要总是待在外面,叔叔有事要和你说。”

白晓月十三岁那年,失去了最爱自己妈妈,突发的车祸,让她爸爸成了植物人,只能每天依靠昂贵的医药费维持着。

公司就交给了她的叔叔打理,这些年,白晓月都和叔叔一家人住在一起。她心里对叔叔是感激的,她爸爸的事情,如果没有叔叔,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不管婶婶怎么尖酸刻薄,对她不好,她都不会和她计较什么。

“好!”没有多余的关心,没有多余的问候,这些年,白晓月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方式,人也变得麻木了。

“怎么,你叔叔这就打电话叫你回去?”白晓月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在陈佳佳住的地方吃了点白粥,白晓月就出门了。行李她没有带走,直接去了墓地,随后又去医院看了她的爸爸。

还好,只是看着苍老了许多,医生说一切都好,白晓月也就放心了。

“爸爸!月月会一直等着,等你醒过来,月月亲手做糖醋鱼给你吃。”

家里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催她去酒店吃饭,白晓月这才恋恋不舍离开。

白晓月到的时候,包厢里只有她叔叔和婶婶两个人,没有看见白云溪,白晓月松了口气。白晓月刚坐下,包厢的门再次被推开,晓月抬头,竟然看见白云溪挽着席泽的手,走进了包厢里。

“叔叔阿姨,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正好公司有点事。”秦丽连忙接过一袋又一袋的礼物,早就笑得合不拢嘴了。

“看看,席泽这孩子就是这么懂事,快快坐吧!大家很快就是一家人了,客气什么。”白晓月一直坐在角落里,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其乐融融的画面,自己就像是个毫无关系的路人。

“对了,这位,是这是你堂姐的未婚夫,席泽,荣升集团的继承人,他们两个马上就要订婚了。”

原来,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只有自己像个傻子一样,蒙在鼓里。白晓月,现在看清楚了吗?

是啊,本来还有的那一丝留恋,就在刚刚那一刻,完全消散了。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