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文章
当前位置:上犹文章网 > 明星文章 >
为了《百鸟朝凤》的排片量下跪,然后呢?

【严肃八卦(微信号yansubagua)禁止未经许可转载,转载及合作请询@萝贝贝,或邮件至mszhangziyan@foxmail.com】

ps当然欢迎你们把原文转发到朋友圈



昨晚所有朋友都在为一件事刷屏,曾担任过《二次曝光》制片人的方励,“直播磕头下跪”,为的是请求院线经理在周末为吴天明遗作《百鸟朝凤》增加排片。


“只要你能够在这个周末给我们排一场黄金场,我老方愿意给你下跪。”

效果是有的,新浪娱乐发布这条新闻转发已经到了7万


院线已经表态会增加排片

万达:


潇湘院线发了倡议书



观众对这部电影的兴趣也确实在增加。

这是今天的满座截图


从结果来看,“跪求排片”成功地唤醒了社会和行业对《百鸟朝凤》的关注。


但争议同样存在。


首先,最明显的问题是,商业无罪,电影院是要挣钱的,院线的排片资源本身就和收益息息相关,院线经理排什么不排什么,是要看商业回报走的,这无可厚非。

因为导演故去,电影属于“文艺片”,就单方面要求电影院给排片资源,至少不符合商业逻辑。

如果电影真的有观众缘,观众就会去看得越来越多,排片逆转的口碑片去年就有《大圣归来》。是的,宣发团队都是理想主义的志愿者,仅仅因为这些就单方面下跪要求电影把用来经营的排片资源给出,是否算强人所难?


其次,《百鸟朝凤》不是商业大片,无谓跟《美国队长》比较票房和受众。电影本身的宣发思路有没有问题?能否有更精准地把这部高分电影的信息传递给它应该吸引的人群?


(但是要注意:宣发都是方励义务进行的,不能按照有正常预算的宣发来衡量这部电影的情况;据说团队也没有选择档期的可能性,困难也可以想见;另外方励表态过收入是捐出去的,所以推广电影和他私人收益无关)

但把商业片和文艺片的话题拿出来又是老生常谈,很多行业里的朋友都会说:我们需要的不是让文艺电影去跟市场抗衡,而是要有自己的艺术院线、让小众的电影通过各个渠道放映,找到自己的受众……然后面对的问题就是国内基本等于没有艺术院线。


第三个跑偏的地方是:很多人在推荐《百鸟朝凤》的时候已经直接把《美国队长》这样的大片视为敌人和“讨厌的商业片”。

甚至隐隐地有这种论调:“放着自己的东西不看都去看洋人的东西算什么?”

媒体也开始写“吴天明遗作遭美国队长3碾压”……

可是《美国队长》拍最受观众欢迎的东西,而且成功了,它卖得好也有错吗?


如果民族文化都是要喊口号搞运动来坚守的,要树敌人号召大家二选一的,这也太给民族文化招黑了吧?


真有生命力的文化,没有标签。每个年轻人都会继续把玩,乐意把它融到最时髦的语境里去,示范一个《红楼梦》



艺术电影当然需要关注,吴天明的遗作亦有其价值,但是艺术电影用“下跪乞求”如此极端的方式起来获得观众和院线的关注,对于整体局面没有实质性的改善,甚至于,会不会让资方对艺术电影更敬而远之?会不会让后来者更失去方向?

第一次直播跪求票房效果显著,以后的电影呢?还要直播什么才轰动、才有情怀才能打动院线经理和观众?


————————

作为一个在贵圈打捞故事的人,我想先跟大家讲点吴天明的故事。


少女小助手们跟我说,觉得吴天明和他周边的事情,都好老。

是很老,但是很有趣很热血啊。


吴天明被《南方人物周刊》称为“第五代导演的教父”。


这一点都不夸张,或者还可以更夸张地说,吴天明一手打开了中国电影最好看的时代。


吴天明扶植过部分知名电影项目和电影人包括:

  1. 借了两千元和一辆吉普车给陈凯歌、张艺谋、何平筹拍《黄土地》

  2. 顶住压力支持张艺谋拍摄《红高粱》,剧本还没批准的时候就给了张艺谋三万元(也有说四万的)抓紧时间去种高粱,“有什么事情我担着”。张艺谋此前只是摄影师,直接当导演也属破格提拔。

  3. 《盗马贼》(改编自小说《盗马贼的故事》)的剧本还没有完全定稿、连分镜头本也没有、厂家的生产令并未下达的情况下,吴天明直接把项目交给田壮壮建了摄制组直接去藏区去看外景。

  4. 亲自举着纸牌跑到外国片商的餐桌前推销陈凯歌《孩子王》,最终该片发行权被14个国家购买。

  5. 放手让黄建新拍摄反思意味强烈的《黑炮事件》,电影审查发生问题时公开表态:“不要把责任给年轻的摄制组,这个责任我吴天明全部承担。”

  6. 主动让年轻人探索商业片,在他鼓励下1987年周晓文拍出轰动一时、现在看也不过时的《最后的疯狂》

  7. 知名编剧芦苇原本是西影厂的美术,因帮助周晓文修改故事被吴天明所注意,掏了500元给他体验生活,芦苇体验完了写出了《双旗镇刀客》《黄河谣》。也因为吴天明慧眼识珠让芦苇正式开始创作,才有了行业公认的金牌编剧,芦苇代表作是《霸王别姬》《活着》《图雅的婚事》

    ……


这些电影人和电影的名字都足够璀璨,更何况吴天明还有他自己导演的《人生》、《变脸》、《老井》。


所有这些让吴天明带领的西影厂在艺术和商业上都有巨大成就,西影厂出品一度被称为“新西部片”。


但数这些对年轻人来讲已经太久远太久远的辉煌,只会让今天看上去更讽刺。


后面的故事是:电影市场渐渐放开,在没有国产电影保护机制的情况下外国大片就涌进来,中国电影人终于见识到电影不仅是文化和得奖,还有钱。

跌跌撞撞到了新世纪,吴天明一手栽培出的导演们都怀揣着商业大片梦,于是曾经拍《红高粱》的张艺谋后来拍《英雄》《黄金甲》,拍《霸王别姬》的陈凯歌拍出《无极》。“大导”们身上没有荣光,只剩下嘲点。


对于如何评价这些“大导烂片”,吴天明跟观众站在同一边。

2007年吴天明公开说,再拍《黄金甲》《无极》,电影必死


2014年吴天明去世后,张艺谋说,知道自己近十年的作品,吴天明都看不上。

吴天明说过:“我问张艺谋,《三枪拍案惊奇》你想告诉人什么?!”


而吴天明自己,1989年到1994年在美国,回国后有机会给香港邵氏拍片,但因为不想拍庸俗的苦情民俗桥段,他把素材不断改,改到最后出来的是《变脸》。


他表态过:“《变脸》跟他们的片子都不一样,那是我的片子。他们不会拍那样的电影,也不屑于拍那样的电影,就像我不屑于拍他们的电影一样。”

“他们”是谁?是拍商业片的人吗?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小徒弟们吗?

他应该指的是不真诚的人吧。


商业不可怕,不真诚才可怕,吴天明自己从来没有拒绝过商业。

西影厂是在国家体制,但吴天明在1987年就表态,发行放映体制要改革,打破中影垄断。

这几年吴天明又猛烈地批评中国电影拍出了“若干倒胃口的东西”,但是他是喜欢好莱坞的商业片的,因为“再商业,都有人类文化的追求”“对人的精神依然有陶冶”: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一些导演只好往这个方向靠拢。所以拍了若干年,出了若干部倒胃口的电影。

反过来你再看好莱坞,它再商业,都有人类文化的追求。都有友情啊、爱情啊,做人的基本原则。反而我们的很多片子没有这些。《三枪》在说什么,你能看懂吗?导演可以说上下五千年,纵横几万里,但是几个人可以理解?大家都看不懂。电影是商品不假,但是它是带有文化色彩的商品。

我们自己一批有精神追求的电影没了,反过来,《阿凡达》、《泰坦尼克号》来了,我们的评论就会说老套老套。老套?你来一个!那些在大船要沉没时仍然继续演奏的乐手们,那些没有办法逃生抱在一起的老夫妻,给孩子讲故事的母亲,还有那对青年恋人,一直到最后,在生死的边缘至死不渝的感情,这些东西是人类永远需要的。你看起来它是娱乐片,但它对人的精神依然有陶冶。

——《南方人物周刊:吴天明留给青年导演的话》


有个朋友跟我说,她不喜欢看到过时的东西用“情怀”来包装自己;某种文化不再被时代和大众所欢迎,指责受众、咒骂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是loser所为。


可吴天明不是这样的loser。

2012年73岁的吴天明出演《飞越老人院》,每天练习驾驶大巴,坚持自己拍戏时真摔。

他在同龄人都退休的年纪依然在想着拍电影的事儿,自己跑去看高票房的电影,跟别人讨论为什么现在的电影一天能过亿,这是他心头真正的疑惑。



他是1987年就鼓励年轻人做商业片的,他是1989年就呼唤市场更自由的,他是高龄仍然在学习、走进市场的。


吴天明在美国最苦的时候靠给人包饺子、租录像带为生,但他生前没有一刻卖弄过悲情和吃苦,他讲到美国那些穷日子都是当笑话的。


现在引发关注的《百鸟朝凤》,过时也好,珍贵也好,男主角是那种珍视手艺尊严感的民间艺人。憋一口气,闷一口血,情愿死在那张表演才会坐的太师椅上。


这样的男主角,不会跪着求别人听他的唢呐。

拍出这部电影的吴天明,为的是匠人风骨。

把自己的某一部电影卖得好就会是他想要看到的吗?跪下换回的关注是可以解决问题的吗?

不是那么简单吧。


票房本就不是一部电影的成败的唯一评价标准。

侯孝贤说,背对观众,创作才真正开始;他还会一脸冷漠地说,自己电影票房不会太好的,好多人看不懂啦。


吴天明生前关注高票房电影,拥抱市场,为的应该也不是自己的电影能不能卖座,而是好莱坞那种又人文又商业的大片,怎么才能拍出来。


吴天明的遗作,有马丁·斯科塞斯和李安的推荐。

马丁·斯科塞斯的推荐语是:

“吴天明先生是一位非凡卓越,有胆识的人,他一直在坚守着自己的信念,对自由的信念。实际上,我认为他始终相信这两者是共通的,而我和他有着相同的信念。吴天明先生给予了所有的人,给予了全世界不寻常的宝贵的东西。如今,在这位艺术家离世的两年后,《百鸟朝凤》终于要在中国上映了,我强烈建议大家珍惜这次机会,到电影院观看这部优秀的电影。”

这段话的重点是:他敬重的是吴天明这样一个对电影始终有赤子之心的人。


李安的推荐语同样是为了吴天明这个人的精神境界:

“我对吴导演以及他的作品、他对电影的抱负理想印象非常深刻。我觉得他真是一位在我们中国电影界里面非常了不起的一位人物。没有他就没有第五代导演,没有第五代电影,也就没有现在电影这样的盛况。”


与其把《百鸟朝凤》和《美国队长》这毫无可比性的电影竖成敌人,不如想想为什么马丁·斯科塞斯和李安都如此敬重吴天明;当票房市场一年年膨胀时,还有没有办法让吴天明开创的西影厂精气神回到中国电影之中?


同样是为《百鸟朝凤》站台的导演。李安在筹拍《半场无战事》,将首次尝试将影像提高到每秒 120 帧,世界瞩目,等待他改变行业;而张艺谋拍完了号称要给吴天明看的《归来》,转头又去拍《长城》,外国明星、人气小鲜肉、景甜一锅烩。


这种情况下,把《百鸟朝凤》打出情怀牌来、票房上去了,会改变什么呢?

这就能解决吴天明生前关于中国电影的疑问吗?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