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文章
当前位置:上犹文章网 > 名人文章 >
铁打的德云社,流水的曹云金,一场内容和渠道

王宝强和马蓉的离婚大戏还没收尾,郭德纲和徒弟曹云金又杠上了,下半年的这两场重磅撕戏让吃瓜群众着实过了把瘾。

从演进程序上来看,“宝马之争”的看点一开始是夫妻伦常戏,后来引出了财产争议,而“郭曹对阵”则相反,一开始是利益纷争,有媒体报道曹云金退社是因为拒绝跟德云社签违约金100万的排他合同,而如今事件爆发出来却成了师门恩怨。

不过,不管最终如何结局,都会以“利益调停”画上句号,如何舔伤口就是暗中不为人知的事了。在21世纪的知识经济时代,社会法治体系高度完善,关于“利益”的生产、赚取和分配再也无需被繁缛的宗门礼法粉饰,能简单有序地投射在每个细节操作上。

例如,郭德纲和曹云金之间的矛盾,就是优质内容生产者和渠道把持者之间的相爱相杀,这暗中牵动了德云社后来的走向,也给内容产业的发展以启示。

渠道强势期,德云社的命门

郭德纲曾豪言,“如果我愿意的话,我可以一个月捧出一个岳云鹏来,说相声的要想红,在我手里我可以给你推算到准确的日期,你明年715号左右能红,我说你什么时候红你就什么时候红。”

这个说法有自吹之嫌,但并不过分。古代人身依附式的学徒制在梨园曲艺行业,留存得最为顽强。工商业的学徒制纵然也有很长的历史,但是近代经济结构变迁,早已将其冲击得七零八落。

而梨园曲艺的学艺带有强烈的人格化塑造特征,夸克点评创始人王如晨曾评价,这是口耳之学,言语之学,把人性里的秘密都学到家。实际上就是说,曲艺艺术的表达需要跟随师父进行长时间的学习、模仿、价值观传承等等,打个比喻来说,就像百年汤底,必须有交融、混合、侵染,才能保证品牌正统性。

郭德纲接受财经天下周刊采访时也曾说过,多少平台想要打造一个德云社都不能。由此可以看出,在相声艺术的传承当中,师父对徒弟们的学习资源拥有相当大的控制权,也正因为如此,郭德纲才利用这种强势掌控力,将自己的艺术理念实施,赋予了德云社独特的艺术价值。

所以,如果把曹云金们比作优秀的内容创作者,而德云社是个渠道,那么德云社的成就,正是两者高效合作和紧密联系的结果。

只不过郭德纲没有看到这一点,他用签订违约金100万的排他合同,再加上师门传承的老旧秩序来牢牢控制曹云金们,结果招致反抗。随后,德云社与北京台交恶,徒弟们自然借机纷纷离散,德云社的品牌影响力也每况愈下。

渠道繁荣,曹云金彻底翻身

之后的时代主背景大家已经知道,微博积累了最早的4500万用户,微信上线,小米发布第一款手机……智能手机大面积普及,三大运营商的管道设施也建设起来,网民们迎来了稳定而且高质量的移动互联网生活,微信和微博作为两大舆论主阵地,万花筒一般上演着热门事件的舆论攻防战。

之后快播事发,版权价值一夜陡增,内容成为资本重地。

腾讯体育的演播室规模甚至超出了大部分地方卫视;网络电影无需通过院线,仅仅在腾讯视频上拿一个推荐位就能赚得盆满钵满;搜狐自制剧的单集成本也彪上了100万……这其中,尤为生猛的则是集资本、平台、终端各种力量为一体的微鲸科技。

微鲸创始人黎瑞刚游走在政商两届,不仅深谙制度和规则的边界,也对市场走向有足够敏锐的嗅觉。其在内容产业的投资和布局一路高歌猛进,投资版图横跨文娱、影视、游戏、体育等等泛娱乐版图。

而在前沿技术的把握上,微鲸也走在时代前沿,其在全球范围内投入10亿元创新产业基金,联手合作伙伴生产出VR内容,如今已经联手灿星推出了《中国新歌声》和《盖世音雄》的VR版本,而《昆仑决》《冰上盛典》等等热门节目和综艺的直播现场都能看到微鲸的影子。

大量的资本进入催动渠道高度繁荣,连央视这样的所谓金饭碗都无法应对冲击,大量人才出走,投身到个人发展空间更大的新媒体矩阵。

而曹云金离开德云社,不仅连续参加了三届央视春晚,还从《中国喜剧星》《欢乐喜剧人》以及各种影视作品中继续捞金,如今更是不愿再忍,公开叫板。他看到了在形形色色的渠道和媒介面前,郭德纲已经失去他口中的统治力。

渠道内容一体化,内容大生意时代

随着资本征伐,新型渠道的经营也从草莽时期走向精耕细作。微鲸科技创始人黎瑞刚就公开表示过,不愿意被称作中国的默多克,而更愿意打造中国的迪士尼。

而微鲸科技也正在通过高质量的硬件产品与内容结合,来打造高品质的客厅娱乐体验,《中国新歌声》热播时期,微鲸科技作为唯一指定的互联网电视,为了呈现《中国新歌声》震撼的声画效果,推出了新款超大屏分体电视,在声音、画面以及操控上全部提出了更高标准。

而其竞争对手乐视更是天天鼓吹垂直生态,芒果TV毅然放弃版权分销的红利转而打造自有品牌……渠道和内容一体化,共同打造娱乐品牌已经成为趋势,而内容团队在不同的文化标签下也开始成为一门大生意。

当年向曹云金递出100万违约金合同的郭德纲或许没有想到,贾玲担任大股东的大碗娱乐还没正式成立就获得了1000万融资,高晓攀的嘻哈包子铺差点倒闭却还是引进了一笔钱,而SNH48接受华人文化10亿投资后估值已经达到50亿人民币。

非常值得一提的是,微鲸科技在BTV独家赞助的《苗阜秀》。与郭德纲的德云社形成鲜明对比,前者采用的是健康明朗的现代契约合同制,借助爱奇艺等新型平台不断实现IP升值,而后者则面临着师徒反目,人心离散的经营现状。

女子天团SNH48,与郭德纲的德云社同样是个对照,一开始都是名不见经传的艺人,与SNH48签约,并一步一步成长,成名的唐安琪和鞠婧祎,如果想单飞发展,也只是在合同范围内进行解雇或者退约等操作,而不会是像曹云金离开德云社那样脱掉一层皮。

很难想象郭德纲如果不是孤注一掷的采用“写家谱”的方式经营德云社,而采用现代内容团队的经营方式,其如今在资本市场上会受到多大关注。

微鲸们还在内容产业重重布阵,对精品内容的需求还在继续,或许如郭德纲所说,“你有你的活法,我有我的活法”,但商业文明与人类社会文明趋同,只有在理性的商业运作模式之下,内容产业才会高速发展。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