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文章
当前位置:上犹文章网 > 健康文章 >
老公从来不吻我,每次上来就开战,郁闷死了!
私密

正午时分,S市最高法院。

今天是古董大鳄安振业遗产一案的审判。

“由于本案案情复杂,基于法律精神,本席要求原告辩方律师出示有力证据,否则将会按照原有遗嘱执行,退庭!”

庄严的声音没落,人们纷纷离开。

法院门外,众记者见目标人物出现,纷涌而上。

安然一家被记者围堵,纷纷丢来一箩筐问题,他们缄口沉默,好艰难才上了银色的商务车。

安家大宅,复合大院,装饰复古,大方高贵。

安然跟在一老两少的后面,最后一个进入屋内。

“芬姨……”眼见她要上楼,安然忙叫住。

覃芬是她的继母,一个三十八岁的女人,白皙的皮肤保养极好,气质高贵,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

就在半个月前,父亲突发性疾病去世,表面上得体大方的继母也立即变脸,与律师合谋伪造遗嘱,要夺走父亲给她留下的家业。

覃芬回头,眉间几分慵懒和不耐,“还想跟我说什么放弃财产的事么?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口舌了。”

“爸爸立下口头遗嘱,亲口把公司交由我继承,你和方律师做了什么,自己心知肚明。如果你还有点良知,官司就不要再打下去,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和和睦睦地相处。”安然天真地说着,其实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根本不可能。

继母野心勃勃,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情。

“别跟我假惺惺说什么一家人,一直以来,你可没有把我当做你妈妈。等过两日官司结束,法院把一切判给我以后,你最好给我乖乖地消失,否则,别怪我无情!”

“走吧!这里不欢迎你。”

十五岁的继妹安佩佩狠狠推了安然一下。

安然猝不及防,往后踉跄了两步,隐忍的怒气一下子全给爆发了:“你要财产我无所谓,但是爸爸才下葬不到几天你就把事情闹到法庭,就不怕被人笑话吗?”

现在各大网站杂志都对此事进行刊登,火爆程度能把当红明星甩几条街。

安家的颜面算是被这个继母丢尽了。

“人都死了,我有什么不能争的?难道那死老头还会复活吗!”

啪!

尖锐刻薄的声音嘎然而止,安然一个巴掌毫不客气地刮过去,“你的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爸爸是她最敬爱的人,她不容许任何人出口侮辱。

脸颊被打得火辣辣的,覃芬气得咬牙切齿,“好,我就看你能护那死老头护到什么时候!钟管家,把她给我轰出去!要是敢让她进来,我饶不了你们!”

华灯初上,S市正闹。

安然被赶出来,无处可去,来了酒吧喝酒,她坐在吧台边,一杯接着一杯,猛灌酒水。

想到爸爸,安然心里一阵苦涩,隐忍已久的眼泪掉了下来。

眼看公司就要被夺走,可她除了能在这里喝酒,什么都做不了。

她第一次感到那么气愤,恨不得把狼子野心的继母给杀了。

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安然有些醉了,脸颊透着酒红,她起身,脚步踉踉跄跄,很艰难地才走到电梯口。

楼上是尼维斯酒店,在S市,除了爸爸,她举目无亲,就连唯一的好姐妹都去了国外还没回来,今晚上,她只能住在酒店。

“小姐,您的房间号是3016,需要找人陪你上去吗?”客服人员服务到位。

安然醉眼朦胧,摇了摇手,“不用,我自己可以!谢谢!”

上了楼层,安然循着指标寻找房间,迷迷糊糊中,她到了门口。

门虚掩着,并没有关上,醉酒的她不甚在意,推门就进。

摸着黑把衣服脱了个精光,酒意上脑,安然也顾不上洗澡,直接爬上床去……

床的另一边,某人的眉头皱起,借着微弱的光,他能看到这是一张长得清纯可人的脸。

她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酒味伴着一股清香,出奇的好闻。

不错,这次的货色与以往的相比,确是与众不同些。

苏千墨扬唇:“说吧,收了多少钱?”

安然睡得迷糊,也没发现身边有个陌生人,感觉到热,她一脚踹开被子,再一翻身,修长的大腿横在苏千墨的腹部上。

苏千墨的脸色瞬间黑了,在拼演技么?

思及此,苏千墨忽然翻身,把安然压在身下,哼,居然自己脱光光了,一个比一个不够矜持。

苏千墨心里鄙夷:“既然是交易,我倒不介意好好尝尝。”

说完,温热的唇准确无误地贴上她的……

安然感觉身上有东西,几分嫌恶地抬手去拍,‘啪’一声,巴掌实实在在地打在苏千墨的脸上,力度不小。

Shit!

苏千墨咒骂一声,惩罚性地咬了下安然的唇,感觉到疼,安然娇呼一声,声音几分撩人,瞬间唤醒苏千墨腿间的沉睡。

“你是谁……”安然睡眼微醺,十分模糊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房间内光线太暗,根本看不到他的脸。

是做梦么?安然这样想着。

“我是……享受你的客人!”苏千墨邪魅一笑,像一只发现猎物冒着青光的狼,修长的手抚摸她白嫩的肌肤,很快速地分开了她紧闭的腿……

奢靡的夜,最后只能浅浅地听见一声撕裂的叫声……

阳光微醺,透过玻璃窗照射在地上。

安然是被痛醒的,头痛……很奇怪,某处也痛的厉害。

一些画面零零碎碎地浮现在脑海,安然的身体猛然一僵,缓缓看向床的另一边。

……

安然倒抽一口凉气,只见身边躺着一个360度精致得无死角,长得绝对妖孽,就连睡相都那么无可挑剔的男人。

雪白的被子遮去他的下半身,只露出结实宽阔的胸膛,古铜色的健康肌肤看起来十分性感。

这样的情形,是人都能想到昨晚发生了什么。

天啊,不过是来买醉,怎么就发生这么戏剧性的事情!

安然咬着下唇,极为无奈。

起身迅速穿好衣服,就连脸也顾不上洗,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她可以试着找找和父亲交好的世伯,说不定对官司有帮助。

然而,不知道床上的妖孽什么时候醒了,凉凉的,略带沙哑透着性感的声音传来:“你真特别!”

闻言,安然顿步,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回头,淡淡道:“昨晚的事情,我们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苏千墨起身,抓起浴巾动作利索地把下身裹起来,尔后一步步走近安然,勾起的唇,几分邪魅,几分傲然:“你是唯一一个,跟我上床后,却不妄想继续当我女人的人。”

“所以,是你太自以为是了!”安然的神色间带有几分讥诮,这绝对是她这二十二年来见过最最最自恋无耻的男人。

苏千墨闻言,勾起一抹玩味的笑,然而不等他再说什么,安然已经甩门离开。

碍于没有穿衣物,苏千墨没有追上去。

想起那张虽然长相清纯,却浑身长刺的脸,苏千墨忽然饶有兴趣地眯起那双邪魅的眸。

好一句自以为是!

他倒是要看看,这是哪个经纪公司教出的艺人。

出了酒店,迎面走来一个面色肃然的中年男人,他浅笑致意:“你好,我家夫人请你去说说话。”

安然几分疑惑:“您家夫人是?”

“您去了自然就会知道。”

安然想着应该是父亲的朋友,于是就跟着去了。

约见的地方,是一间顶级的美容中心,正好就在尼维斯酒店附近。

来这里的人,基本都是些上流名媛,安然在满心的疑惑下,跟着中年男人到了三楼一间豪华VIP房内。

“夫人,人来了。”中年男人毕恭毕敬。

安然不由得悄悄打量起眼前的中年妇女,她一身正装端坐在沙发上,容光焕发的脸看得出来刚做了水疗。

其实这都不是重点,最主要的是,这个女人身上散发着一股贵气,她看似慈和,实际上只需要一个表情就能让人变得紧张肃然。

安然认得她——S市的市长,苟芸惠。

这是一个传奇的女人,尽管失去了丈夫,却依然能自强不息,继而走到今天这个位置。

苟芸惠微一点头,中年男人恭敬退去,最后整个VIP房只剩下她们二人。

面对这么有威严的女人,安然多少有些紧张。

其实,她一直很敬佩苟芸惠,一个女人能有今天高高在上的地步,说明她很有本事。

“您找我?”面对苟芸惠不动声色的打量,安然有些怯场。

苟芸惠忽然站起来,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你认识苏千墨?”

苏千墨?

安然很实在地摇了摇头,名字很熟悉,但她不认识!

苟芸惠看得出她没有撒谎,眸底掠过丝意外之色,敛眉略微思忖……

所有和苏千墨发生关系的女人,她都会调查女人的背景

“他是您的?”

“我儿子!”

苟芸惠的唇角忽然扬起一抹讥诮的笑,“你不知道么,昨晚跟你一起的男人就是我儿子,你居然不认识他。”

S市最杰出的十大青年才俊之一,不知是多少女人心中的梦想。

这个女孩居然会不认识!

……

犹如一个响雷在安然脑中炸响。

那个妖孽男,是堂堂市长的儿子?

“您有话还是直说吧,我并不懂你什么意思

苟芸惠抬眸直接道:“跟苏千墨结婚!”

【未完待续……】

↓↓↓点击下方“原文阅读”继续欣赏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