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文章
当前位置:上犹文章网 > 健康文章 >
索罗斯8万亿屠杀东南亚,19年后在中国重演?|巴


文/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索罗斯前几天在达沃斯全球经济论坛上语出惊人,言及正在做空亚洲货币,似有所指。天朝媒体圈顿时就炸锅连连反驳,大意就是“你敢不看好我们,有种你过来,有你受的”,连人民日报、新华社都出动了。

小巴看一看索大爷的原话,发现大家好像误会了。他的意思是中国经济目前有点困难,但是中国家大业大撑得住。这不是正转型升级吗,他相信中国可以搞定,还愿意提供外部帮助。只不过,中国能量大,经济下行会让其他国家受影响。他的言外之意是中国经济这台发动机不够给力啊,你怎么带不动大家了,这不是给全世界经济添麻烦吗?

当然,有人说你家不给力,换谁也都上火,尤其是家里头最近本来就有点难。而且这位老爷子还狠得让人忌惮,19年前他领着人做空了我们邻居,最后让东南亚和韩国一共损失了大约1万亿美元(当时约合人民币8万多亿),经济倒退了10年,都还历历在目。


今时不同往日,中国体量大,外汇储备很多,货币体制上也没有当年东南亚那么大漏洞。索罗斯做空中国这一说,在经济转型升级的大战略下就当是“有改之,无加勉”。至于为什么做空人民币不现实,小巴就讲一个故事,说说当年东南亚到底为什么会被索罗斯盯上做空的。看完你就明白,当年的这些条件,大概中国都不符合。


从前有一个泰家村很穷,全村务农,靠种植稻米出口为生。后来泰家村发现剩余人口不少,发展了轻工业出口;再后来,村里环境不错,就发展了旅游业。为了降低进出口的风险,泰家村让自己的货币泰铢和最有钱的大佬美刀绑定,比例是25:1。


到80-90年代的时候,泰家村已经是远近闻名的经济发展模范村了。当时,第二有钱的大佬东洋村有大量东洋元的资金,但利率和投资回报率太低,情况大概就是“哥有钱,哥很有钱,哥的钱没地方花了”。正着急的时候,东洋村村领导们发现,泰家村经济发展好,投资机会多。另一边,泰家村搞经济建设也正缺钱。两边一拍即合,东洋村把一部分产业转移到泰家村,到那开银行,借他们钱,帮他们造厂,提供就业机会,最后赚钱还比自己村里容易多了。一来二去,泰家村和东洋村各取所需,那关系简直不能再亲了。



繁华的泰家村街道


后来有一天,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人,眼神贼,发现了一个天大的漏洞:


泰家村银行利息很高、东洋村银行利息很低,两边的利息差在4%-5%,两个村的外汇资本流动又是自由的。那我干嘛不从东洋村借钱、然后存到泰家村,稳稳坐吃利息差,还费什么劲投资造工厂。


这一来,跟风的人就多了,比如泰家村有一位富豪,叫苏旭明,净家产有1000亿泰铢(40亿美刀),就是靠这个方式攒的。按照泰家村本地媒体的报告,他是这么干的:用现有资产抵押,从外资银行借美刀,兑换成泰铢存起来,年复一年就赚大了。


泰家村酿酒业巨子苏旭明


90-96年因为这笔“稳赚不赔的生意”,泰家村每年都有庞大外币资产流入,带动了房地产、股市,还有其他一切资产价格的上涨。房价、股市都在两三年的时间里翻番,泰家村的人都很开心,他们都相信村里经济和资产价格会一如既往地向前发展。

这当然是他们的一厢情愿,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后面他们就受罪了。危机在最好的时候就埋下了,而所有人还不自知。


流入泰家村的外资中,主要是用来吃利差的短期贷款(12个月以内),而不是直接投资,而其中绝大部分是来自东洋村的东洋元。

短期外债就意味着12个月内你得把钱还上,当你有不断的资金流入时,自然无伤大雅,但如果外币停止流入,那就需要动用外汇储备来填窟窿了。94年,泰家村的短期外债就已经超过外汇储备,到1995年,已经接近1.5倍。1995年,二哥东洋村家里一个叫阪神的地方发生了7.3级大地震,二哥说兄弟对不住,哥家里出事了,拿不出来更多钱借你了,于是泰家村最大的资金来源“断供”了。


1995年时任东阳村支书的村山富士


到了这时候,大餐已经备好,接下来就是我们很熟悉的索大爷收割泰家村的故事了。

据说,索大爷自从1995年东洋村地震就开始关注泰家村了,1997年他认为时机已经成熟,泰家村马上就要还不上债了。他决定把泰家村在这条路上往前推一步,于是带领“量子基金”一边散播泰国外汇资不抵债,泰铢将贬值的“血腥式”消息,另一边慢慢吸纳囤积泰铢和泰铢的远期外汇交易合同,准备随时抛售。

当他们开始抛售后,泰家村动用外汇在汇率上抵抗了一阵。但很快他们发现,泰家村是一个外汇资本自由流动的市场,索大爷等已经早就布圈套等他们,他们根本挡不住外资出逃。一个月左右时间,泰家村外汇储备消耗殆尽,只剩28亿美刀,只能含泪宣布放弃25:1绑定美刀的固定汇率。


索大爷笑而不语


这样一来,大家猛然发现“艾玛,索大爷太凶猛了,大当家的都顶不住了,赶紧跑吧”。各种持有泰铢的机构和个人不断割肉泰铢,唯恐换不回美刀、东洋元,一天之内泰铢一泻千里,猛跌近20%,最后跌了近50%。

至此,紧密围绕在索大爷身边的国际炒家在泰家村大获全胜,顺势也收割了附近菲家存、马来村、印尼村、韩家村。直到小港村,才算遇到有效抵抗,有序撤退而去。


回顾历史,小巴发现,当年泰国被做空至少有这么几个条件:

1)短期外资贷款太多,这窟窿外汇储备加一块都不够填,而且94-96连续三年“资不抵债”,泰国当局还没当回事,一派祥和之音;


2)货币汇率和大哥美国绑定,资金主要来源却是二哥日本。汇率风险是双重的,大哥或者二哥谁家里出事,泰国都遭殃,现实是二哥家里出大事了;


3)经济和货币体量小,没有缓冲垫。房市和楼市的泡沫被吹大,破裂后下跌也快;


4)泰家村外汇流动自由,没有防火墙,人心不稳资金出逃时根本挡不住。


仔细瞧瞧这几个条件,我们会发现中国一条也不符合。除了3万多亿美元的巨款和世界第二的经济体量外,中国已经对自身的困难有所准备,“转型”、“互联网创业”是产业界共识,大家都在尝试转变提升企业经营和市场运转的整体效率,这个过程要持续3-5年才见分晓。


危机来临前而不自知才是最大的利空,一场有准备的转型之战,从正面看是危机重重,从反面看必然也是机会重重,这是这个时代的两幅影像。


点击阅读:索罗斯在达沃斯上接受的采访节选



    推荐文章